庄家发牌的百人牛牛|百人牛牛游戏2019-10-18
logo
作品信息

藝術家:劉野

作品名:中午的蒙德里安

質 地:布面油畫

尺 寸:90×90cm

編 號:0675

估 價:5800000~7800000

成交價:RMB 14,000,000

劉野 中午的蒙德里安 2010五周年秋季藝術品拍賣會 油畫雕塑專場 作品號:0675 2010-12-05 下午14:00
劉野《中午的蒙德里安》
權威網站Artprice.com最新發布的2009-2010年度全球藝術市場評估報告中,劉野是進入全球20強的兩名中國藝術家之一。作為中國當代藝術的領軍人物,劉野在海內外都享有無可爭議的巨大聲譽。
恨古人不見我,亦恨我不見古人
很多人被劉野畫面中各種可愛的造型所吸引,也會津津樂道于畫面中頻繁出現的蒙德里安的圖式,尤其對劉野與蒙德里安的“關系”甚為好奇,與蒙德里安的結緣需從劉野的成長道路開始追記。
出生于1964年的劉野,父親是一位兒童文學作家,母親是高中教師。雖處于物資匱乏的年代,但小康的家庭條件和順利的成長過程讓劉野可以有更多的興趣和選擇的機會。劉野從十歲開始學畫,1980年,16歲的劉野考上了北京工藝美校,就讀于工業設計專業,也由此開始了與蒙德里安結緣的道路。
蒙德里安認為:“抽象藝術的首要和基本的規律,是藝術的平衡”。他從大大小小的原色塊和矩形直角形狀的組合中尋求“表里平衡、個性和集體平衡、自然與精神、物質與意識的平衡”。他關于“平衡”的觀念對現代工業設計產生了重要的影響 這種個人化的感受的出現很偶然,如果我沒學工業設計之類,我可能就不喜歡他了,而會去喜歡瑪格麗特之類了。”
正因為劉野對蒙德里安是一種個人化的欣賞和感受,這也使得他沒將蒙德里安當做“陌生人”看待,對于劉野來講,蒙德里安在畫面中追求的感覺與他想要表達在畫面中的東西是同聲相應,同氣相求的。在劉野看來,這樣的感覺使他與蒙德里安不是一種仰視關系,而是一種把臂并肩,惺惺相惜的關系,“恨古人不見我,亦恨我不見古人”。這也使得蒙德里安的作品可以進入劉野畫作,并化身其中。作畫的時候加入蒙德里安的元素,對于劉野來講,是件輕松而快樂的事情,是一種高山流水式的熱愛與喜歡。
成就劉野的蒙德里安
毫無疑問,蒙德里安系列是劉野的成名作,同時也是為他贏得聲譽并開創個人藝術生涯的經典圖式。蒙德里安的畫作作為一個符號很早就出現在劉野的作品中,從劉野1991年的作品《Der Rote Apeel》中就可以看到它的身影。劉野是蒙德里安的知音,他延續了蒙德里安的光輝,并使自己的創作成為一個偉大的藝術史傳統的一部分,所以蒙德里安的作品出現在劉野畫作中的時候,大多被安放在居中位置,與畫面中人物頭部基本保持水平關系或相視關系。為了呼應蒙德里安的作品,劉野這些畫作中總會出現與作品一致的構圖結構,畫中有畫,是完美的和聲。這既是對大師的致敬,也是與大師的親密對話。
這樣的構圖及創作方式基本貫穿劉野同類型的作品創作中,作為一種復義性的構圖行為,各種題材的穿插和應用使得這些畫作趣味盎然且新意十足。 當然在這些作品中也不乏有些其它類型的出現,比如2002年的作品《你好,蒙德里安》,畫面中蒙德里安的作品就沒有被擺放在觀看的位置而是被畫中的小女孩夾在腋下,但無論是平行的觀看還是腋下的攜帶,都顯示出了劉野對待蒙德里安作品的一貫態度——喜歡但不仰視,尊重但不敬畏,是一種真誠而輕松的對話。
劉野與蒙德里安,類似于齊白石和八大山人,張大千和石濤,這種隔代知音,在美術史上屢傳佳話,經典光輝也因此傳承光大。
中午的蒙德里安
《中午的蒙德里安》是劉野蒙德里安系列中最重要和知名的作品。這張作于2000年的畫作,粗看之下與劉野的蒙德里安系列作品沒有太大區別,依舊是簡單的純色背景與大頭女孩的形象。蒙德里安畫作的參與自不必說,畫面中窗戶與桌椅的存在也是為了使得整個構圖與畫中蒙德里安作品的保持一致。
仔細觀察可以發現這張作品與其它同類型作品的巨大差別——畫面中蒙德里安的作品被放置在女孩頭部更高的位置,這與同系列的其它作品中的水平關系差別甚大,這也使得這張畫成為劉野作品中非常特別及少見的一種類型。在這張作品里,代表劉野內心世界的小女孩手指前方,蒙德里安的作品懸掛在高處。在這張作品里,劉野將自己對蒙德里安的感情放到了一個不一樣的位置,在他一直以來朋友般的對待中,實際存在著對蒙德里安深深的敬仰只是并不輕易表露。
平視的關系在這張作品中被打亂,是劉野對于自己早期心境的精彩描繪,初期接觸西方現代藝術、接觸蒙德里安,劉野心存的是驚奇與贊嘆。在他學畫的歲月,最多的看到的是古典主義或者革命式的美術。此幅作品,畫中小女孩背部生出的翅膀,代表了劉野在過去的歲月里對西方現代大師的渴望及崇拜,亦代表對未來的憧憬和野心。
若只見技術與圖式,可愛與天真,那是只見到了此畫冰山以上之部分,《中午的蒙德里安》是劉野作品中少有的深具歷史意識與文化思考之杰作。畫面的底色是熱烈而敏感的黃,大面積的黃色因反復涂繪而具備微妙復雜的肌理與深度,窗戶處是冷靜與超脫的藍,引向畫外。
中國人自古崇尚黃色,以黃為貴。黃色是土地的顏色,正如五行當中“土”為中心一樣,在五色當中,中國人也是以“黃”為中心。從黃土地到金黃的莊稼,從黃皮膚到黃袍、黃冠,從遠古的黃帝到列朝的皇帝(皇、黃同音通假)等,都體現了中國人對黃色的尊崇。
相對于中國的黃色文明,發端于希臘羅馬的西方文明被稱為是“海洋文明”,“藍色文明”。西方文化的智性特征、理性精神以及對知識的重視,無疑是與藍色的冷靜、淡漠和超脫相一致的。它那嚴密的邏輯思維,機械論的科學模式,純客觀寫實的藝術傾向,超越性的真理觀念和宗教意識等等,都與藍色的心理效應相吻合。
1988年,《河殤》熱播,在中國知識分子激起巨大共鳴與反響,對中國出路與發展,中西兩種文化的差異與沖撞成為知識界熱門話題。一年后,劉野負笈德國,一去五年,但當年《河殤》的結束語他一直未能忘懷:
我們正在從混濁走向透明。
我們已經從封閉走向開放。
黃河的命運注定要穿過黃土高原。
黃河最終要匯入蔚藍的大海。
十年后,《河殤》的結束語成為一種啟示。
在中國當代藝術家中,劉野是留學時間最長,對歐洲藝術傳統了解最深入的藝術家。劉野1989年留學德國,五年后學成歸來。兩種文明的沖突與碰撞,傳統與當代的融合與超越,他體會得最深,在這件《中午的蒙德里安》中,劉野使用了很多象征性的符號語匯,將他對于兩種文明的理解,作出了藝術化的深刻表達。
蒙德里安既高懸于上方,又與畫面形成圖式上的疊印與同構。小女孩左手指向藍色的充滿未知與誘惑的窗外,但整個人都被巨大的黃色所包圍,身后長長地投影完全是主觀化的,脫離了實際光線,像似她所留下的既年輕又古老的長長的軌跡。小小的翅膀,帶著藍色的投影,完全是符號性的,它似乎不能承載飛翔,但卻提示了方向:飛向窗外的世界 飛向蔚藍色的世界。此件《中午的蒙德里安》,從圖式到色彩,從象征到寓意,都達到一種如數學般嚴謹的完美,但它并不試圖給出答案,而是提出問題。毫無疑問,《中午的蒙德里安》揭示了劉野創作的核心,是讀懂劉野的關鍵。

聯系我們

北京市 朝陽區 阜通東大街1號院
望京SOHO 塔1-A座-23層
電話: +86 (10) 84400975/76/77
電傳: +86 (10) 84400978
郵箱: [email protected]

您所關注

匡時關注全球藝術品動態,并將及時更新公司的網頁 與大家分享。

您感興趣的品類:

  • 中國書畫
  • 瓷器雜項
  • 當代藝術
  • 佛教藝術
  • 珠寶尚品
您所提供的個人資料,我們將會嚴格保密, 僅用于回答您的問題和評論,或用于用戶 資料更新. 請閱讀我們的保護隱私的規定。
庄家发牌的百人牛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