庄家发牌的百人牛牛|百人牛牛游戏2019-10-18
logo
作品信息

藝術家:王廣義

作品名:大批判·萬寶路

質 地:布面 油畫

尺 寸:175×175cm

編 號:0553

估 價:9000000~15000000

成交價:RMB 10,976,000

王廣義 大批判·萬寶路 2008春季藝術品拍賣會 油畫專場 作品號:0553 2008-05-22 上午10:00
展出與獲獎:首屆廣州九十年代藝術雙年展獲最高獎—文獻獎,1992年
出版與引用:
《中國廣州首屆九十年代藝術雙年展(油畫部份)作品文獻》四川美術出版社,1992年
《理想與操作》(《廣州首屆九十年代藝術雙年展》評審學術文獻),四川美術出版社,1992年
《江蘇畫刊》,江蘇美術出版社,1992年第12期
《1990—1999中國當代藝術史》,湖南美術出版社,2000年
《重新解讀:中國實驗藝術十年》,澳門出版社,2002年
《圖像就是力量—王廣義、張曉剛和方力鈞的藝術》,湖南美術出版社,2002年
《1542—2000中國油畫文獻》,湖南美術出版社,2002年
《新中國藝術史1949-2000》,湖南美術出版社,2005年
《20世紀中國藝術史》,北京大學出版社,2006年
除上述出版外,1992年的《大批判·萬寶路》作為王廣義大批判系列中知名度最高的作品,世界各地出版的許多中國當代藝術史著作中,對該件作品都有著錄或引用。
王廣義《大批判·萬寶路》1992年獲得首屆九十年代藝術雙年展文獻獎,頒獎詞如下:
能夠進入當代藝術史的作品應體現出這樣一些特征:鮮明的文化針對性、獨特的個性傾向、富于智慧的想象力與卓越的表現力。在《大批判》中,人們熟悉的歷史形象與當下流行符號的不可協調、卻一目了然的拼接,使糾纏不清的形而上問題懸置起來,藝術家用流行藝術的語言開啟了這樣一個當代問題。所謂歷史,就是與當代生活發生關聯的語言提示。而《大批判》正是九十年代初這種語言提示的最佳范例之一。“大批判”系列作品將成為中國九十年代藝術史中重要的部分,因而我們沒有理由不把與歷史聯系在一起的“文獻獎”授予這位富于智慧的藝術家。
   ——摘自《中國廣州·首屆九十年代藝術雙年展(油畫部份)作品文獻》,1992年,四川美術出版社
在“大批判”系列中,我將“文化大革命”中的工農兵形象與今天我們生活中的那些引進的,滲透到大眾生活中去的商品廣告圖像相結合,使得這兩種來源于不同時代的文化因素,在反諷與解構之中消除了各自的本質性內涵,從而達到了一種荒謬的整體虛無。
——摘自王廣義《關于清理人文熱情》
這是我大批判系列當中最重要的一件
—王廣義談1992年《大批判·萬寶路》
這張畫是激情的產物
王廣義:這件作品從哪兒找到的?
記 者:藏家收了十幾年,從1992年的首屆廣州九十年代藝術雙年展一直到現在,畫的背面還貼著1992年雙年展的展覽標簽。
王廣義:這件作品當時是為廣州雙年展專門畫的,在這之前我的畫尺幅都比較小,同一時期的作品基本都是一米見方的,或者是150×100cm的。這是我《大批判》系列當中最重要的一件,比在《FlashArt》做封面的那件《大批判—可口可樂》還要重要。這是我的作品—是中國當代藝術的作品第一次參加中國本土的重要展覽,然后獲得文獻獎,現在看意義很大。
記 者:你的很多早期作品材料上都使用了油漆,特別是“被工業油漆覆蓋的世界名畫”系列,這件作品中除了油畫顏料以外,有沒有使用油漆?
王廣義:黑線部分是用燈塔牌工業油漆畫的。這和材料沒關系,我用油漆和觀念有關系的—是反繪畫的一個概念,是針對傳統審美的一個觀念。
記 者:為什么絕大部分《大批判》作品都是以大批判圖像鋪滿整個畫面,唯獨這一件是大批判圖像居于畫面正中,四周被美國國旗包圍?美國國旗的出現和賈斯伯·瓊斯有關系嗎?
王廣義:沒有關系,況且賈斯伯瓊斯不重要,太不重要了。在國際舞臺上—我都很難說—他是一個重要的藝術家。大批判圖像被美國國旗所包圍—在所有的大批判中,我只畫過一件,我當時夸大了冷戰的沖突,夸大了被包圍感。
記 者:這件《大批判·萬寶路》還保留著比較多的筆觸和繪畫性,不像后來的大批判那么平面化和圖式化。
王廣義:應該說這張畫是屬于激情的產物,流淌的線還帶著激情,現在非常平靜。我想這和當時這種國際環境有關系,因為那個時代是中國剛剛開放的初期,大量的西方的東西涌入進來,這種沖突在心理上很強烈。后來我更強調藝術家的中性的立場。
記 者:當時有一個行為藝術的事件,是焚燒印有這件作品圖像的文化衫。
王廣義:任戩、余虹他們在武漢成立了一個“新歷史小組”,1992年10月份在廣州雙年展展廳內,到處噴灑消毒水,同時在門口的廣場上焚燒印這件《大批判·萬寶路》圖像的文化衫,他們當時叫文化消毒行為。當時我的《大批判·萬寶路》在展覽中得了文獻獎,成為當時的一個文化焦點,所以他們把我的作品當成一個文化假想敵去燒它,有一種象征含義。當然這種行為更增強了這件作品的意義。
記 者:你的作品是對既有視覺經驗的反叛,結果又被當成了經典成了新的偶像。
王廣義:藝術史的發展永遠是這樣,反叛的東西最后變成經典了,這其實是藝術的一種魅力。
那時的獎太珍貴了
記 者:這個展覽上有很多重要作品展出,包括張曉剛的《創世篇》、曾梵志的《協和醫院》等等,為什么只有你的作品成為整個展覽的聚焦點?
王廣義:當時整個中國藝術界對新的藝術有一種期待,《大批判》的出現符合了這種期待。大批判這種形式,為后來很多人,從文化思路上和方法論上,特別是社會主義視覺經驗的資源利用上,提出了新的問題和切入角度。
記 者:今天看1992年的廣州雙年展,它在兩個方面具有一種歷史意義,一是確立了中國前衛藝術的本土價值評判標準,另一個是從1992年的這個展覽開始,中國前衛藝術逐漸從地底下狀態出頭,特別是1993年以后相繼參加了諸多重要國際展覽。
王廣義:當時連續幾個展覽,先是呂澎和黃專策劃的1992年九十年代藝術雙年展,同一年的柏林世界文化宮“中國前衛藝術”大展,接著是1993年我在巴黎的個展和第45屆威尼斯雙年展、張頌仁和栗憲庭策劃的“后八九”巡回展,然后是1994年的22屆圣保羅雙年展。
記 者:這幅作品對你個人有意義嗎?
王廣義:對我的影響挺大,尤其在中國本土獲獎,那非常看重。現在隨便任何一個人都可以編造一個獎,那時候的獎太珍貴了,包含著很復雜的權力含義。
記 者:你1992年這件《大批判·萬寶路》在廣州雙年展上獲文獻獎和后來參加“后八九”、威尼斯、圣保羅等一系列展覽有關聯嗎?
王廣義:沒有一個事實的關聯,但它卻有一個文化價值判斷的關聯。無論從任何角度看,本土判斷的標準,從本質上而言,永遠是至高無上的。任何一個藝術家的作品一定在他本土文化中是重要的。如果在歐美很重要,但是在中國當代文化中不具有任何意義,不提出任何問題,那么這個東西一定是不值得的。
價值需要歷史的沉淀
記 者:你的《大批判·萬寶路》在當時引起的轟動效應,標志著一種新的價值觀的產生。在這個基礎上建立的新的闡釋機制和市場機制,不光是顛覆了以往的視覺經驗和審美經驗,它是中國歷史中從未產生的一種新的價值觀。
王廣義:某些本土文化中重要的東西曾在不經意間被我發現了。一些政治變遷帶來意想不到的變換,此前在藝術中人們沒有想過這個問題。我在最早畫大批判的時候,可能在不經意間恰恰觸摸到了這樣的東西,引入了新的資源和方法。
記 者:就像張曉剛找到了他大家庭的視覺符號。
王廣義:曉剛對私密的感受更敏感,我對公共的話題更感興趣,我只對公共的圖像有感覺,或者敏感。所以我曾經說過:我是借助人民之手來完成我的作品,這表達了我對藝術的一個看法。
記 者:如果列舉一下你三十年創作歷程中最重要的三件作品,你會選哪些?
王廣義:這件1992年的《大批判·萬寶路》、《毛澤東AO》還有《被工業快干漆覆蓋的世界名畫》,隨著時間的推移它的重要性會顯現。藝術家二三十年的創作,真正處于節點上的作品不是很多的。就像《毛澤東AO》那件作品重要,因為它是在1989年現代藝術大展上出現,真正重要的收藏家一看就知道。同樣,這件《大批判·萬寶路》如果一直在我家掛著,沒有參加這個展覽,沒有獲文獻獎,就不會產生那么后來那么大的社會影響力。
記 者:我們過去傾向于審美判斷,今天是價值判斷。
王廣義:對,它是一個文化情境的產物。對藝術而言還是思想和精神價值更加重要。
記 者:你獲得今天的成就和地位,有沒有一種僥幸的感覺?這個問題也許有點過分。
王廣義:沒關系,這個詞是可以的,早有人問我類似的問題。這是一個偶然和必然的關系,當年的選擇帶有偶然性,如果世界格局不是今天這個樣子,或者說中國不是在現在這個時刻崛起,這個事情無論早十年或者晚十年發生,都不會選擇我們這代人。我們從事當代藝術長達二三十年,正好處于這種年齡段,世界這樣變化的,中國在這個時期崛起,歷史選擇了我們—我們一代人當中的這幾個人。

聯系我們

北京市 朝陽區 阜通東大街1號院
望京SOHO 塔1-A座-23層
電話: +86 (10) 84400975/76/77
電傳: +86 (10) 84400978
郵箱: [email protected]

您所關注

匡時關注全球藝術品動態,并將及時更新公司的網頁 與大家分享。

您感興趣的品類:

  • 中國書畫
  • 瓷器雜項
  • 當代藝術
  • 佛教藝術
  • 珠寶尚品
您所提供的個人資料,我們將會嚴格保密, 僅用于回答您的問題和評論,或用于用戶 資料更新. 請閱讀我們的保護隱私的規定。
庄家发牌的百人牛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