庄家发牌的百人牛牛|百人牛牛游戏2019-10-18
logo
作品信息

藝術家:常玉

作品名:曲腿馬

質 地:木板油畫

尺 寸:35.5×55cm

編 號:0731

估 價:8000000~10000000

成交價:RMB 15,525,000

常玉 曲腿馬 2011春季藝術品拍賣會 油畫雕塑專場 作品號:0731 2011-06-06 下午15:00
常玉
(1900-1966)
來源:約翰·法蘭寇?荷蘭?阿姆斯特丹
拍賣,臺北蘇富比 約翰·法蘭寇收藏之常玉作品 1995/10/15 Lot.14
論及上個世紀最具時代價值的中國藝術家,常玉絕對是其中最具個人風格的一位。
如果要認識常玉,那就必需先了解其所身處的時代背景---20世紀的中國,曾經興起過一股留學海外的熱潮,而在藝術領域中,又以日本和法國最受留學生們的青睞,包括常玉、林風眠、吳大羽、龐熏琹、吳冠中等都是在當時負笈法國的藝術家;雖然這幾位藝術巨擘在日后創作風格上彼此都有迥異的取向和表現,然而他們的藝術卻都替所處的時代,寫下了璀璨的一頁歷史,而其藝術高度與成就,也在今日獲得市場和學術界的廣泛認同。回望這段過往,大師們和他們的藝術作品如同黑夜中的繁星,將那個充滿活力和創新思想的的年代,點綴的更加深邃而迷人。其中,常玉風格特殊的作品,無疑是耀眼星海中不可取代的亮點之一,而他生前寂寥、身后輝煌的傳奇際遇,則與他的藝術創造有著密不可分的關系。
常玉出生于1901年,自幼隨四川名書法家趙熙學習書法,頗具藝術天分。常玉家境富裕,長兄常俊民經商有成,開設當時四川最大的絲織廠德合絲廠,二哥常必誠則于上海經營一心牙刷公司,常玉負責包裝設計。1921年北大校長蔡元培提倡“勤工儉學”,常玉便隨著這股留學熱潮前往巴黎學習藝術,也就此成為他一生客居異鄉的起點。當時,常玉并沒有像林風眠、徐悲鴻那樣積極地到美術學院去進修,而是選擇了另外一條道路---從畫壇、畫廊和巴黎人的生活中去了解法國現代繪畫的脈絡,進而以此為基調進行藝術創作。20世紀40年代末,常玉的作品曾入選法國獨立沙龍,但反應平平,這使他的生活更加艱難,也越來越孤獨。1966年8月12日凌晨,人們發現常玉因煤氣泄漏死在他蒙帕納斯的工作室里,結束了他默默無聞、不被賞識的異鄉人生。
常玉生前并沒有得到人們的認可,幾乎沒有什么人收藏他的畫。據說在其去世之后,他的作品曾成捆地出現在巴黎的拍賣行,僅僅幾百法郎一幅;一直要到上世紀的80年代,歐洲和臺灣的藝術界才逐步發現其作品的價值,從而以畫廊、拍賣公司與學術研究的角度,重新整理并建構出這位藝術大師曾經為人所遺忘的藝術與人生;若論及常玉在拍賣市場的崛起,當年臺灣蘇富比可說是重要的推手之一,透過文獻梳理和論述的建立,將原本默默無聞的常玉與其一生寂寞的藝術,透過拍賣創造出其難以撼動的市場價值和歷史定位。如今,常玉已然是藝術史和藝術市場上的重要標的之一,而他的重要性也逐漸在中國受到重視---常玉的繪畫作品辨識度高、個人風格鮮明,加上他對于中國文化的深厚底蘊,肇使他的作品畫面總是散發出一股濃厚的東方情懷,而此不僅僅來自于他客居異鄉的鄉愁,也是他傾慕祖國文化的真情流露。
終其一生,常玉在繪畫的主題上并未有太多的變化,大致上可以歸納為瓶花、裸女以及動物等幾個系列;此幅作于1930年代的《曲腿馬》即是一例。以動物主題來說,早年常玉多以溫馴的小鹿、貓、狗及粉紅馬為主,但晚年則改以大象、豹、長頸鹿、斑馬等動物入畫,小小的野生動物,往往置身在廣袤無垠、無邊無際的空曠大地中,表現出他生命狀態的孤獨和渺小,猶如滄海一粟。相對于同一個時代徐悲鴻以寫生為本、所畫之奔馳跳躍的動物(如馬、獅等),常玉的動物顯得個人化而充滿詩意,令人久看不倦、歷久彌新。
《曲腿馬》最初是常玉的好友兼贊助者約翰·法蘭克(Johan Franco)的收藏之一,約翰·法蘭克是荷蘭籍的音樂家,出身自藝術氣息十分濃厚的家族,他不但給予常玉經濟上支持,也鼓勵他的藝術追求,兩人曾留下許多的書信記錄,而約翰·法蘭克也曾數次替常玉在荷蘭舉辦畫展,兩人的友誼一直維持到1966年常玉意外過世為止。對于好友常玉的藝術,約翰·法蘭克曾如此敘述到:“當常玉畫得越多而對事物的體驗越深,他便發現那蘊含在其民族血統里的特殊性,所以他的作品里帶有少許的歐洲影響,而接近完全中國化。他知道如何以最精簡的方法,勾劃出事物中的精髓及幽默感。”1995年,臺北的蘇富比在秋拍中推出了約翰·法蘭克收藏專拍(The Johan Franco Collection of Works by Sanyu),包括約翰·法蘭克當年直接從藝術家處買下并持續收藏多年的作品,其中32組拍品包括了常玉的油畫、水彩、素描、手稿書信等,當時比較高價的幾件油畫的成交價也不過百萬余臺幣,而其中就包括了這件氣質優雅的《曲腿馬》。
馬,在中國淵遠流長的繪畫藝術中,向來是一個重要的題材。歷史上以馬為主角的著名作品不勝枚舉,包括唐代韓干、宋代李公麟、元代趙孟俯、清代郎世寧以及近代的徐悲鴻等,都是因畫馬而頗富盛名。對于中國人來說,馬不僅僅是動物,同時也是具有實用價值的交通工具,由有甚者,馬還能是古代帝王貴族與風流雅士們彰顯身份與品味的象征,例如唐代韓干的代表作品《照夜白圖》即為一例---“照夜白”乃是唐玄宗非常寵愛的坐騎,曾隨皇帝南征北戰,戰功無數;在《照夜白圖》中,韓干以簡煉的勾線和淡墨的敷染,描繪出這匹名駿結實而豐碩的身軀,飛揚的鬃毛和仿佛即將奔馳的馬蹄,展現出它渾身的活力和昂揚的神彩,盡管被木樁和韁繩所限制,仍然可以看出這匹駿馬當年馳騁沙場的英武雄強。在《照夜白圖》中,畫家畫得雖然是馬,但卻在馬的形象中投射出對于它的主人---也就是唐玄宗本人的性格描述。以馬喻人、以馬喻己,在一向追求“物我合一”境界的中國文化中,托物言志早已內化成藝術創作的關鍵,而深諳中國古典思想的常玉,自然也在他的創作將這個特點發揮的淋漓盡致。
《曲腿馬》中的主角是一匹正在玩耍或休憩的馬兒,這匹白色的馬被藝術家以近乎白描的簡單筆法,畫在一塊40乘60厘米的黑底木板上,寥寥數筆卻言簡意賅,簡單的造型和主題,總讓人覺得饒富意趣而百看不厭。馬,是常玉特別偏愛且最經常入畫的動物之外,他的父親早年也以畫馬聞名,而常玉的前妻瑪素·夏綠蒂.哈祖尼耶(Marcelle Charlotte Guyot de la Hardrouyere)也因為「瑪素」的發音近似于“馬”(Ma),使得Ma成為常玉當時對愛妻的昵稱。出生于1904年的瑪素,在1925年時因在大茅屋工作室修習素描而初識常玉,兩人同居交往三年后正式結婚,然而這段婚姻卻在1931年時因為瑪素懷疑常玉對她不忠而離異,1943年瑪素再嫁,然而常玉卻終生未曾再婚。
《曲腿馬》中,一匹白馬左前腿彎曲,右前腿微微向前伸展,在構圖上形成整體向左傾斜的動勢,然而馬兒的頭部卻又仿佛正在嬉戲或搔癢地從前腿之間向后看,以向畫面右方回望的姿態平衡了整體的畫面結構,而馬的兩條后腿則穩穩站在地面,加強了整體姿態的穩定感。常玉在畫面中,并沒有按照動物的真實比例,反而刻意拉長了馬兒的身體,強調了它柔軟而富有彈性的腰部,增添了馬兒造型和氣質上優雅和婉約;而在色彩上,雖然是黑底白馬的強烈對比,但藝術家仔細地在白馬的身軀點上了淺粉紅色的斑點,并用看似逸筆草草的飛白筆法描繪出馬兒的尾巴和鬃毛,而紅色的馬鞍和馬轡更是在整幅畫里起到了畫龍點睛的功能---不僅說明這是一匹經人馴養的良駒,而紅色的更是成為畫面中視覺觀看的焦點。
綜觀全畫,寥寥數筆卻言簡意賅,常玉在繪畫表現上的瀟灑氣質和隨意,讓這件尺幅雖小的《曲腿馬》展現出百看不厭的雋永和耐人尋味的意境---潔白的馬匹,獨自存在于深邃的空間中,然而卻又自娛自樂地流露出閑散安逸的姿態,反應出常玉身處在那個氛圍自由風流的時代,如何在法國異鄉,用自己特殊的個性和姿態,標志出自己在悠悠歷史中的定位與價值。---孫曉彤

聯系我們

北京市 朝陽區 阜通東大街1號院
望京SOHO 塔1-A座-23層
電話: +86 (10) 84400975/76/77
電傳: +86 (10) 84400978
郵箱: [email protected]

您所關注

匡時關注全球藝術品動態,并將及時更新公司的網頁 與大家分享。

您感興趣的品類:

  • 中國書畫
  • 瓷器雜項
  • 當代藝術
  • 佛教藝術
  • 珠寶尚品
您所提供的個人資料,我們將會嚴格保密, 僅用于回答您的問題和評論,或用于用戶 資料更新. 請閱讀我們的保護隱私的規定。
庄家发牌的百人牛牛